长歌

2018.10.13,周六

昨天又逃了一天课,什么也没干成,几乎一直躺在床上不停地刷手机,焦虑又开始了。事到如今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,好不容易复学回来,但仍然没什么改变。我的抑郁症痊愈了吗?我自己内心晓得是没有的,但对别人只能这么说。母亲承担了我的经济压力的同时也给了我精神负担,我现在已不想去再想她,努力的去遗忘她。父亲问候我的同时也不忘抱怨母亲,对于此我又能说什么呢?不是精神崩溃之时我永远不会拒绝父母的这种抱怨,要挣脱,怎样挣脱呢?真心话对别人是说不得的,审查已经内化成自我的一部分,当然不情愿变成这样,于是症状外化在躯体上,我还能如何做呢?要怎样才能挣脱种种束缚呢?我不想有任何东西束缚着我了。
重庆又下起了雨,巴山夜雨真多啊,真冷,淅淅沥沥的让人心烦。我不喜欢这里重油重麻辣的饭菜,吃多了总是胃里发腻,火锅也是大量调料去掩盖食材的不新鲜。要留在这儿吗?我总在问自己。几年的抑郁症让我没什么精力去折腾了,然而心还是蠢蠢欲动,想去更远的地方,想去看更多的风景,想去更包容的世界。离开吧,离开一切过去的生活,也许我生来就是要折腾的,要彰显自己存在的。
说回焦虑,自己焦虑的症状已经很严重了,不能再去纠结“够不够努力奋进”这种事了,事情只要坚持做就好了,做多做少也要做了再说,着什么急。别人的眼光也要视而不见,个人过个人的生活,别人再看不过还能替你来过不成,实在不行就当他们是死人就是了。
明天有一下午的英语课,还要去买营养土种菜。周一要去交实习的表格,还要准备各种实习的材料,事情一项一项来吧。
这会儿把卫生打扫了,卧室收拾干净看着也舒心,然后去厨房把明天的饭做了。这个点儿了,显见早上是起不来了,早饭就不必做了。中午起来下个汤面,然后炖个尾骨汤晚上喝。吃完了洗脸刷牙去上课。今年的英语自学就不必费心了,把课本一气儿背了就是。天气转冷,把两床被子合成一床才好睡。宠物医院的那份礼不必送了,不熟也没有必要维系关系。小姨夫那儿倒是可以送个养生壶。

罗森的红豆小土司很美味,我爱红豆~

越狱

昨天睡的颇早,睡前听到鼠悉悉索索蹬咬笼子的声音,并无在意。刚刚惊醒,发现鼠已经越狱到我枕头边上了,哼哼,立马逮你进去,笼门拿绑@带绑起,睡了,

爱老爷,爱生活。存档已读文的小号。